別了,让我明白爱的爱人!15完

別了,让我明白爱的爱人!15完



第一章
走出门的一刻,我知道这将是我们的永別。
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雾一般雨,飘落在我脸上,让我已分不清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水。
在雨雾中,路边的路灯,每个都像饱含着泪水,为我们的爱哭泣,为我们的爱送行。
第一次见到张慧在大约3年前。
她是我姐姐的朋友,我姐姐嫁人以后,就离开了这个城市,婚姻并不幸福,离婚那年她的儿子3岁,留在他父亲那边,姐夫,应该是前姐夫,我感觉是个还不错的男人,不过婚姻是他们两人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
姐姐回来到现在大约7年了,这些年裏也有过几次新的恋情,不过都不长久,按照她们这群女人的说法,好男人有,就是都结婚了,到了这个年纪沒结婚的,不可能是什么好鸟。倒是她们这群女人越走越近,我曾经怀疑她们是不是有同性恋的倾向了。
应该是个週末,姐姐电话问我晚上有沒空,有空就一起去演艺吧,这个句话前面是个问句,我已经做了回答,就是有空,后面那句明显沒有问我的意思。现在想来,姐姐那时可能还把我当成个小孩吧。不过当时的我可沒想到这些,恩了声,姐姐说等下6点左右到我单位楼下等我。我又恩了下,正准备挂电话,姐姐问了句,你有沒不用的QQ号,我说了句,我沒,姐姐又说,帮我弄个,位数少点的。我正准备说点什么,那头已经挂了。
放下电话,在公司大喊一声,谁有不用的QQ号码,8位数以上的勿扰。
同事们给了我几个,在裏面选了个读得顺气点的,开通了密码保护,继续做事。
6点多的时候,姐姐电话说他们5分钟后到,我收拾了下,就到楼下就去等她们。
站了会,一辆黑色的车停在我身边,马兰(姐姐的朋友)从车前排出来,你坐前面,你块头大,你好像又胖了呢,边说边往后排上钻。我回了句,不会吧,也上了车,车裏已经有4个人,车的后排,一个是我姐,一个是马兰,还一个是王心丽,也是姐姐的朋友,我很早就认识她们。
开车就是张慧,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姐姐跟我介绍了下,我就客套的做了个笑脸,她也对我笑了笑。就算是认识了。
接着,吃饭,演艺吧看表演,宵夜。已经是凌晨了。
先送王心丽回家,王心丽我姐姐这群朋友中,唯一一个还在围城之中的,也是年纪最小的。我和他老公很熟,熟到足矣让我两人产生互相灭口的冲动。我不知道她如何看待她的婚姻,不过在我看来,婚姻不应该是这样的。至今两人的日子在外人看来过得还是不错的,不做评论了。
马兰也是个离婚了的女人,有个女儿,自己做点小生意。她经常在我姐姐家住,我姐姐也常去她那。这是随性的事情。
三个女人开始商量晚上去那,姐说,先去张慧家吧,她刚买个电脑,要装点东西,正好我在,又问,QQ号码搞了沒,我回了句,搞了。
这话说完,地点也算是定了,她们接着聊起了化妆品,衣服等等……
我沒什么兴趣,看着窗外,楼房、马路、车、人。
到了张慧家才知道,她家离我家就隔个桥,也可以说离我姐姐家。我和我姐姐住一个社区,不过离得有点远,无论开车走路都要大约要10分钟。
她家给人感觉很好,墙面是很淡近似于白色的紫色,局部配了些紫红,整体造型很简洁,看似随意的摆放了很多小装饰品、植物。
张慧问我喝什么,我姐帮我说了,啤酒。马兰说,你还喝啤酒啊,越喝肚子越大。
我沈默……
张慧在厨房问我,要冰的不,我问了句,有沒凉茶,刚才吃辣了点。
有,张慧说着给了瓶我。
我拿着边喝边看电视。她们去了房间继续聊。
我看着看着都快睡着了,又找了张碟看,看完确实无聊了,就想去玩会游戏。
我走到她们房间门口,门半掩着,我敲了两下,等了几秒,侧身站在门口。
姐姐们你们真能聊啊,电脑在那,我帮你搞下。
她们三个都已经洗澡了,都穿着睡衣,马兰穿的好像是我姐的,她们衣服经常这家丢点,那家丢点,衣服也经常你穿我的,我穿的你的,我早就习惯了。
张慧起身带我到了隔壁,应该算是个书房,房间的一整面墙是个书架,正对着书架的是张已经打开了的张沙发床,电脑放在墙角。
晚上你不回去了吧,张慧问我。
我说,等下看吧。
不回去算了,玩累就这在这睡,我等下跟你拿个被子。
我哦了声。
打开电脑,目光呆滞的等着启动。
张慧说,我去跟你拿点喝的啊,凉茶还是啤酒
有沒牛奶我问。
应该有。
来,牛奶,烟。张慧说着就放在桌子上,我去找个烟灰缸啊。
恩,3Q。
张慧拿了个烟灰缸,搬了个椅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我傍边。
埃,憋死了,马兰那鬼人,闻到烟味就咳嗽。说着拆着烟。
我啊了声,你抽烟
恩,一天总是要抽几根的。要不我家裏那来的烟。
张慧抽出了根递给我,自己也拿了根。
我下意识的拿了火机给她点火,她把手放在我上,轻轻的敲了几下(这个动作类似于谢谢)。她的手指纤长,圆润而细緻。指甲是淡淡的咖啡色,涂抹得非常的精緻,看得我心中一震。
现在你们这些小伙子不都喜欢用ZIPPO吗,你怎么用这。她说着深深的吸了口。
我笑着说,我今天穿的裤子有点紧,又是烟又是钱包又是手机的,带着累。
她笑了笑。说,我送你个。说着在书架上找个出来给我。
我自己本来ZIPPO就很多,确实也沒什么兴趣。说了声谢谢,放在一边。
张慧翘着二郎腿,伏下身来,吐着眼圈。
电脑可能真的出了点什么问题,进了XP半天,滑鼠点任何图示也沒什么反应,按下CTRL+ALT+DEL,也沒反应。
“晕。”我丢了滑鼠,向后一仰,也专心的抽起烟来。
头微微一侧,看着张慧,她穿着件香槟色的丝质睡衣,V字小翻领,中间开口,裤子应该是一套的,很宽松,脚上穿着双粉红色的圆头平底拖鞋,翘着二郎腿,小腿露出了一大截,皮肤很白,看得很圆润,小腿到脚的缐条很是撩人,应该是经常做足部的护理,脚部看得很有光泽,脚踝和脚后跟处那些皱纹,平添了些沧桑,看得格外性感。
“这电脑是怎么了,买了才一个多月,刚开始还挺好的,后来突然下变得很慢。”她说着把腿放了下来,把脚抽了出来,两个脚交叉一起,放在鞋子上,裤子盖过了脚背,就露出10个脚趾,脚趾甲同样也是涂的淡淡咖啡色,脚趾头在那翘动着,很是撩人。
这时,WINDOWS的资源管理器已经出来了,我看了下进程,CPU100%,杀毒软体也沒有,估计应该是中毒了,流览器能勉强打开,不过慢得确实超出我忍受的范围了。
我想起我电脑上备份了个杀毒的,用U盘COPY了个,插到机箱前面,居然毫无反应,换了介面,还是沒反应。
我怀疑那电脑前面的USB口缐沒接好,我就问她,你以前用过这2个口沒,她说沒,我看有个摄像头,就问,摄像头能用不,她说能。
我钻到桌子底下,把机箱挪了下,把U盘插在了后面。我块头很大,而且偏胖,这桌子又很小,钻得非常吃力。
不过还好,电脑显示找到了USB设备了,接下来很顺利,装好了杀毒软体,我点了下更新病毒库。
拿起烟,给了她一根,自己含了根在嘴裏。
顺势拿起她给的那个ZIPPO,习惯性的把火打着了,递到她面前,她的手指在我手背点轻轻的点了几下。说,你还玩得蛮好看,教我下撒。
我微微一笑说,这么简单的玩法你肯定会吧。
她说,不会,你刚这种好,看得不做作,又还蛮好看。
于是我就边说边做,做得很慢,先用食指和大拇指拿住下面,把中指放在下面,用中指被往上抬上面的盖子,接着摩擦砂轮。这个动作本身是很简单,而且谈不上有什么花样,就是要连贯和速度快点,多玩几次就会了。
她拿过去试了几下,总是弹不开上盖,弹开了也来不及打火,看得很拙。
我感觉是她可能不习惯用中指,而且中指放的位置太低了点,我握住她的手,把她的中指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跟她说,你再试下。
她试了几下说,感觉是好了点,不过手指放着蛮不习惯的。
我又握着她的手,把她大拇指和食指的位置挪了挪,可以让她的中指很放松的做动作。她又试了几下,感觉好了点。就继续在那玩。
我们两个,手裏都夹着烟,时而叼在嘴裏,靠的又近,熏得我眼睛实在受不了,我就说你先玩会啊,我去洗个脸,边说边走了出去。
到了卫生间,捧了点水,在脸上揉了几下,感觉手上有点淡淡的香味,就多闻了下,正在纳闷,这味道那来的,突然想起刚才把她手握了半天,应该是她护手霜的味道。
想到这,真是悔到肠子都青了,刚才哪好的机会居然沒好意淫下。
一脸郁闷的走了出来,姐姐叫了我声,跟我说晚上不回去了啊,这社区路弯弯区区的,她澡都洗了,懒得陪我走出去。
我应了声。
马兰说,你跟张慧在隔壁放毒吧。
我说沒,她自己在放,我顶不住了,出来了。
你还怕她,你在你姐姐家你那个毒放的,屋子裏面那个位置都是烟味。马兰估计对我这点有些不满。我经常在我姐姐住,有时候懒得去单位就在她家裏做事,我做事或者想事情的时候,烟经常一根接一根。对烟味敏感的人是有点承受不了。
想到这,觉得她也是很体贴人,她从来沒在这种时候跟我说过不要抽烟,要抽磙远的话。
如果是什么吃饭、娱乐,只要有她在,就不要指望能在她附近抽烟了。
我笑着走进了书房。
张慧夹着根烟,玩着火机。
我对她笑了笑了,看了下,更新已经完成了,就点了杀毒,停止了USB设备。
弯下腰,往桌子底下钻,准备去把U盘扒出来。
她一把抓住我T恤说,我来,你这体型钻太吃亏(费力,累)了。
我都钻了次,也不在乎再钻下,就说,沒事。
我来,我来,她拉开我,说着说着就往桌子下面钻。
我拿起牛奶喝了口,站在一旁。
低头看去,她那硕大的屁股展示在我眼前,丝质的睡裤很薄,在屁股那有点紧,缐条被勾勒得无比清晰,甚至清晰的看见她内裤的痕迹,是条平角裤,应该边缘有些蕾丝。
也许平时接触到的女人,都是些跟我年纪相当的,很难有这样的肥臀。让我觉得格外的兴奋。
U盘直接拉就可以了吧,她问我。我恩了声。
来,拿着。她说着递了出来。
我走过去,低下身,接过U盘,我的膝盖正好碰在她的屁股上。
屁股的确看起来很性感,不过在那种情景,也只是非常短暂的触碰,我还穿着条牛仔裤。就算有感觉也是意淫。
她可能也沒在意,接着说,你把摄像头的缐拉动下,我把摄像头接上。
我换了个位置,在上面拉动了下缐,她应该对电脑还比较熟悉,很快的就接上了。
她钻了出来,“我去洗下啊。”边说边走了出去。
我看了下杀毒得进程,还在C盘,估计还有段时间,杀毒的时候玩游戏那是找郁闷,就随手开了网页,漫不经心的看着。
“现在上网快了点沒”张慧洗了下,进来就问我。
“应该好点了吧。”我应付了句。
我姐跟着也进来了,你把QQ号给张慧啊。
我恩了下,她又跟张慧说,你会不会用撒,不会就问他啊。
张慧笑着说,你就这么瞧不起我啊,QQ都不会吧,就算不会也不要当着你弟弟的面下我面子撒。说着跟我姐姐一起出去了。
我跟着笑了两下。
发了会呆,下了个QQ装上,把QQ登录上去。就把她叫过来搞密码。
她估计很久以前用过,对现在的QQ的介面有点不熟悉。
我简单的跟她说了下。毕竟是同一个东西,她很快就熟悉了。
你QQ多少,我加你,QQ上一个人都沒有,看的好可怜。她笑着跟我说
我笑了下,说,这QQ是我同事的,估计是删了好友给我的。
我上了我自己的QQ,让她把我加为好友。
终于有一个好友了,她笑眯眯的说。
我看着她,觉得她那一刻傻傻的,真的很可爱。
我说了句,你自己搞啊。就去了姐姐那边,听她们闲扯。
沒过一会,张慧过来了。跟我说,我被子跟你铺好了,你等哈想睡了就去睡啊。
马兰在她袋子裏面翻出条运动短裤,递给我说,这套衣服上次跟你买的,一直忘记给你了,正好,你可以洗了穿着睡觉。这还件T恤,一套的,都拿过去,一身汗味,屋裏都被你搞臭了,快去洗澡。
只差说个磙了,我老老实实的拿了衣服裤子洗了个澡,拿自己电脑玩了会单机游戏,就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了,她们也刚起来,正在梳洗打扮,大约到了1点多,出去吃了饭,她们去逛街,我就直接回家了。
回到家,接上电脑,进了WOW,正好几个玩得好的都在,就找了FB玩,有说有笑的,玩得很是开心,后来有个治疗职业说有点事情要出去,不上了,我们剩下几个,一时也找不到治疗,只得作罢。我聊了会天,也就下缐了。
一看窗外,天已是全黑了。
于是开始考虑晚饭的着落,我姐电话先打过来了。
根本沒问我吃了沒,开口就是,10分钟左右到,马上下楼,到社区门口等,她懒得进来。
我走到社区门口,一辆白色的SUV已经停在那了,这是马兰的车,车上就马兰一个人,我很是好奇就问,我姐列,马兰说,你姐去开车了,我晚上要去办点事情,送不了你们。
沒过会,姐开着自己的车也出来了,按了声喇叭,直接掉头了。我们跟着后面,到了个她们常吃饭的小饭馆。
人很多,都是他们的些朋友,不过张慧不在。
王心丽的老公也在,两人搞了点小酒。
饭吃完,估计其中几个晚上都有別的事情,约了下明天的事情,就各奔东西了。
我姐姐到了家附近问我,晚上要不要回自己家,我正在考虑。
姐就说,就去我家睡,免得晚上我又玩通宵游戏,接着开始教育我,玩游戏要适度,生活要有规律什么的。
我晕,我想,貌似你的生活比我还沒规律吧,你懒得绕到我那边去,也不用找个这么华丽的理由吧,也不想说什么,应付了两声,到了姐姐家。
还好姐姐家裏的DVD很多,也不至于太无聊,看着看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早上被姐叫醒,吃了个早餐,接着爬到床上接着睡。
醒来,开了电脑,沖了杯咖啡。
上了QQ,看见有个企鹅头像在闪,就随手点看了下。
上面写了句“谢谢你了”。
一看号码,原来是张慧。
看了下时间,是那天晚上发的。
一看,她居然现在缐上,就回了句。
不用这么客气吧,加了个笑脸。
她马上回了句,应该的。
我就问她怎么沒跟她们出去逛街,她说她这几天有点累,想休息下。等下下午去。
又说,正好找我试下摄像头。接着发了个视频聊天的请求。
摄像头裏,她的皮肤看起来很水润,脸看得很细长,眉毛修整得很是细緻,眼睛不大,却看得很是妩媚,鼻子很小,很精緻,嘴也很小,嘴唇却看得很肥厚,感觉软软的。
我夸了她句,你很上镜啊,看起像个20岁的小女孩。
她回了句,一个害羞的表情,你不要拿我穷开心。
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扯到电影上面去了,她和我一样,平时也很喜欢看电影,而且,也比较喜欢看那种需要安静、认真的去看才会看明白的电影。
后来又说到了气氛,我和她都认为,在电影院看电影是最有感觉的。只是一个人去买票看电影有点过于傻X,就说起,以后有空一起看啊。
后来一直聊到她要出去了,有点不舍的说了以后再聊。
读书的时候,经常和寝室的同学花个几块钱,去学校旁边看上一天,回到寝室,再聊上一夜,回想起来都觉得开心。毕业以后,各奔东西,见面也是吃喝玩乐,再也沒了那种心境。
我到冰箱随便找了点吃的,就回家继续WOW。
以后,可能上网习惯的问题,QQ上很少遇到她。
倒是经常会见到张慧,见面话明显多了,再加上那堆人,除了我们两个都不抽烟,经常被迫一起互相毒害,这倒是让我们话题也越来越多,连个明星八卦也可以扯上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