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偷情叫我性开放

美妙的偷情叫我性开放



我从来沒有幻想过,有一天生活中会发生这样的荒唐故事,就想和许多夫妻一样在平静的日子中,接受命运的安排,静静的生活、相夫教子和慢慢的变老,遵循着生命的发生和结束这一客观规律。
老公是一个英俊的优秀男人,在一家企业做业务工作,经常出差。大家知道80年代的工资都不高,出差补助也不多,有时还要贴一些钱。为了补贴家用,我在家开了一间缝纫铺。虽然我们结婚已经8年了,7岁的孩子也已经上小学了。
30岁的我由于沒有参加过什么体力劳作而皮肤还很细腻,我身高1.69米,沒有赘肉,身材还算苗条。
看上去也就24–5岁的样子,我自认为面目姣好。我是个比较传统的女人,虽说也有过轻浮的男人的挑逗,但是,我从来沒有过非分之想。然而之下的事情,把我平静的生活打乱了,让我羞于启齿。
那是86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我正在家里为客户赶制一件套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我以为有人来做衣服了。就起身去开门,开门一看,是一个我认识的男人。
他是老公以前的工友,我们以前也曾开过玩笑,彼此都很熟悉,我客气的将他让进屋里,以为他也是来做服装的,就引导他往工作间走。
沒想到他从后面突然把我抱住,他很高大约1.9米左右,面颊贴在我的脸上,在我的耳边喃喃的说「我太喜欢你了,从我认识你的时候起,你的身影就令我挥之不去。在我和老婆做爱的时候总是幻想是和你在做,否则,沒有一点激情。8年了,我实在忍不住了。求你了!给我吧,我知道这样会对不起大哥的,但是,如果得不到你,我会崩溃的」。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我的脸庞感觉到他已经泪流满面了。他的手臂紧紧地环抱着我。炎热的夏天啊,薄薄的纱裙小巧的内裤,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搂住,胯部紧贴着臀部,那是什么感觉啊?
我不由得身体一震,就想将他推离我的身体,由于他紧紧地环抱着我,我的手也不能使出很大的力气,只能向后推,这一下正好推在了他的小腹下面,「啊」我不由得惊叫了一声,因为我一下子推在了他的那个东西上了,居然是竖在他的裤裆里,感觉硬硬的。
不由得我面红耳赤,闪电般的缩回了手。他将我搬转过来,双手紧紧地抱着我。胯部贴紧了我的小腹,在他有力的搂抱下。我的挣扎显得苍白无力……怎么都挣不脱他的怀抱。
他轻轻的舔咬我的耳唇和亲吻我的脸颊。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血往上冲,脸肯定涨的通红,口唇有些发绀。想喊,却发不出声音来……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拥抱,感觉到说不出的别扭,但觉得很刺激。
我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连忙想挣脱他,可他却有力的抱着我,其实,我心里也并不是很想推开他,传统的观念让我觉得有些丢人罢了。
挣扎,无力的挣扎……他也可能感觉到我的不太强烈的反抗,因而也沒有放手,反而把手放到了我的臀部。「別!你別这样!」
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了。但明显的,我沒有继续採取任何有效的抵抗了(在他有力的环抱下,我也毫无办法啊)。我就像被他看穿的人一样。随着他搂抱的动作,我整个身子都已经贴在他身上。
扶在我背后的手,不停地上下游走。沒一会儿,整个背部和臀部都已经被他抚摸遍了。他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更加继续着他的动作。
突然将我扭转过来,并吻住了我的嘴唇。「嗯……」我连一个字也来不及说,他的舌尖就闯入我嘴里,瞬间一种触电的感觉麻木了我全身。想推开他却散失了所有力气。
任他的舌头在我嘴里找寻着,更为丢人的是,我居然开始不由自主的迎合着他的吮吸,那是一种比我老公的吻更具吸引力,更要强硬的吻,一阵阵难以言表的兴奋迅速在我的全身扩散。
他感觉到了我的瘫软,知到我已经被征服了,就放开环抱着我的双手。他的一只手顺着我的衣服下沿,向上摸到我的乳房,并左右上下的抚弄起来(我悔恨我沒有戴乳罩,由于天热,戴那东西很难受的,就是穿了也抵挡不住啊)。
另一只手则有意无意的触摸我大腿内侧。虽然我也是结了婚的女人,经过了世事。可头一次面对老公外的男人,我还是不太习惯,总有种罪恶感、与身体自然反应而相冲突着。我甚至对自己这种无助而想哭泣。
这时,我只能用企求的口吻去央求他:「今天就到这为止吧,我们以后就做朋友吧,求求你,別再做,太过份了。
可结局仍旧一样,他毫不在乎我的央求。
他,熟练的解开我的上衣纽扣,用嘴亲吻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我沒有办法再掩饰自己身体的反应,我紧紧搂抱着他的头,感受着身体发出的信号。我知道这一刻,我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无力挣扎,已经完全瘫软了。
我沒有注意到,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赤裸裸的被他楼在怀里了,衣服和短裙等等已经撒落在了地上。
我立刻羞的不知道应该看什么地方好,心脏跳的犹如要冲出我的胸膛。啊!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袭上我的心头。我呆在那里了,头脑一片空白。
任由他搂抱和亲吻,他低头含着我的乳头,舌头围绕着乳头打转,由乳间传来的一阵电感,沖得我不由得一阵颤抖,一股慾望从下体传了上来。逼门不由自主的一阵抽动,一股热流喷涌而出。
不知他什么时候把上衣脱了,结实的胸堂压住我的双乳。当我发现他在进一步的侵犯我的时候,我的心在无力的挣扎着,但是,我已完全不能自己了。
良家妇女的贞操观已然离我而去。他那不安份的手开始往下滑,滑过我平坦的小腹,伸进了我的小内裤,在我的阴毛上摩挲着……我本能的夹紧了双腿,这是我最后的一道防缐。「难道今天我的贞节就这样的失去了吗?
今后还怎么面对我那深爱着我的老公和世俗的眼光?」我还想挣扎,可现在的我已经不能自己了。
我本能的夹紧了的双腿也夹住了他的手,不想让他继续深入,他深情的注视着我、亲吻我,喃喃的说着他对我的渴望和真诚的爱。
在他的挑逗和呢喃的甜言蜜语下,我无力的瘫软在他的怀里。
内心里不由得有些激动并且产生了一丝渴望。他把我抱到床上,手轻轻的握住了我的双乳,并柔柔的抚摸起来。
不一会儿,我全身都热了起来。我配合着他退下我那已经湿透了的小内裤,我全裸地呈现在他的面前。我紧闭起了双眼,一只手紧悟住私处,另一只胳膊压住乳房。
我听见他在解裤带和窸窸窣窣脱裤子的声音。过了一会,他牵起我的一只手,我摸到了硬硬的发烫的那个东西,我睁开眼睛,第一次摸到也第一次看到、老公以外的成年男人的鸡吧。
我的心扑扑的跳,握着他那丑陋的东西,感觉到它越来越大、越来越硬。
他的鸡吧头好大,大的有些恐怖。他将我双腿分开,我的逼也第一次暴露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紧张、害羞连带着刺激,一股热流不争气的从我逼眼流了出来,我氾漤了。
他那粗大的鸡吧簇立在我的面前。我沒有想到,会有这么粗大的鸡吧,和我老公不同的是:他的鸡吧不仅很粗还很长,而且还有一点弯曲。肯定超过20厘米长,6厘米粗,简直象小孩的手臂一样。
紫红色的鸡吧头那么硕大,密密麻麻的小肉丘佈满在冠状沟的边缘,显得很宽好像一只外翻的蘑菇头。整个大鸡吧青筋暴起,泛着有点黑色的紫红色的亮光。一跳一跳的彷彿是在向我的逼行礼。
他沒有马上进入我。而是俯身低下头,吻住了我的逼,吸吮我的阴唇。我有点感动了。
结婚八年来,老公从来沒有吻过我的逼。当他慢慢地移向阴蒂,把舌头伸进我的逼里,并且在我逼里面旋转、拨弄,我感觉到他用舌头在我的逼缝上舔吸。突然,从逼里传来一股电流往上升来冲击着我的心灵。
喔~~那种感觉真的很特別、而且也很奇妙。我的全身感到好舒畅、好舒服、从来沒有过的、陌生的快感。
他的舌头伸到我逼里舔着,逼里开始感到好痒,并且不由自主的有节律的抽动着。腰也不受控制开始摇晃起来,屁股挺起,迎合着他的舌头的攻击,感觉我的逼里流出了更多的浪水,而他却像在吸食饮料似的不停的啜着。
不知他的舌头在我逼里舔了多久。
只知道我的逼让他的舌头舔的好舒服、好舒爽,一股股浪水不断的涌出。这时我的全身充满了快感和渴望。嘴里开始发出轻轻的呻咛声。当他抬起头来时,我看他的嘴上沾满了我的浪水,连鼻尖也有我的浪水,嘴角沾了一根弯曲的阴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