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克和他的床

瑞克和他的床



南茜和瑞克已經結婚十年了,並且,婚後的日子一直在平穩中度過,直到這

一天的來臨。



瑞克是一家國際大公司的主管,他大量的時間都是在世界各國旅行,並且,

他們的日子過得很富裕,從某種角度說,甚至是富有。與他在外面旅行的時間相

比,隻有一半的時間能夠在家,南茜總是惦念著他。



她總是等他離開以後才去洗他的衣服,這樣她能感受到他在自己身邊。當他

因工作離開時,她非常想念他,她在洗他的衣服前總要把它們拿在手?幾秒種。



大概在一年前,他發現有些事情不太尋常,每次她洗他的衣服都能聞到一種

不屬于她的香水味道。



南茜的頭腦開始思考這些事情,但是她告訴自己,不要茫然的下結論。



時間就這樣慢慢度過,瑞克的出差更加頻繁,時間也越來越長,因此她雇用

了一個私人偵探去觀察他。



她發現當他出差的時候總會去見很多女人,看上去,幾乎每個他去過的城市

都有一些女人,他與她們之間沒有任何複雜的感情,隻是無止境的性需求。



現在,她知道爲什麼他對自己從來沒有性追求。當私人偵探把整個月收集的照片與材料交給她時,她付了錢,他的收費非常

昂貴,但是她承受的起。



接下來的兩個月,她一直思考著這些事情,並遷怒于他,他可以要求她同他

一起外出。隻要他高興,她願意爲他做任何事情,甚至在有時爲了取悅他扮演仆

人的角色,他怎麼可以做這種事?!



她花去六個月的時間,做了大量的調查,她有了一個計劃,這能將所有事情

彌補過來,但是需要非常龐大的金錢數目,她想了整整一個星期才做出決定,這

是唯一的一個辦法了。她需要去法國巴黎來完成她這個計劃,她等待這樣一個機

會——當瑞克剛去過那?並準備再去的時候。



一天,瑞克從外面回來並告訴南茜,他下周要去巴黎並將在那?停留五天。



南茜問他是否可以帶自己一起去,她保證不會打擾他,她說自己知道他是去

那?工作而並非旅遊,她相信在巴黎可以互不幹擾。她知道這麼說他會不高興,

但他沒有選擇,他沒有理由不帶她去。



當他們踏上去巴黎的飛機時,南茜的計劃很快成型了。



第二天早晨,瑞克離開以後,南茜迅速驅車駛離城市,她非常清楚她的目的

地,她很快到了一所鄉下的豪宅前,當她進入後,一個男人已經等了她很久,她

在那?用一天的時間做了很多安排,並在離開的時候帶了一些需用。



她晚他一個小時回到旅店,晚飯上,他們彼此談論今天所做的事情,瑞克告

訴南茜他等會要去酒吧消磨時光,並告訴她,他感覺今天很漫長。她回到臥室,

確認所有事情準備妥當,然後等著他。



瑞克淩晨一點左右,步履蹣跚的爬上床,全身癱倒下去,南茜笑著走下床,

從背包?拿出一些東西。她爲他和她自己各準備好了一個背包。



當瑞克熟睡中時,她返回床上,她沒有必要保持非常靜,他喝了酒,此刻完

全沒有意識。



瑞克突然感到一個鋒利的東西在自己屁股上叮了一下,他翻了個身,並用手

抓了抓那?,然後繼續沈睡。



她出去找了兩個汽車旅店的小夥子,他們幫助她把瑞克搬上她的車,她告訴

他們,自己要在他妻子想他之前把他帶回家,他們則隻是笑笑,並很快離開了。



************



幾天後……瑞克慢慢的在床上清醒過來,他試著下地,但是發現自己被固定

在了床上,並且已經不是在原先的旅店中。



他醉眼熏熏的環顧四周,這不是宿醉,他非常的確定,雖然很象,但一定不

是。



他緩慢的搖晃身體,試圖將睡意從身體?趕走。他感覺自己在一個小小的診

室?,並且下腹部有些疼痛,他呼喊著,希望有人能聽到。



很快,南茜和一個護士模樣的人走了進來。



南茜:「嗨,親愛的,你感覺怎麼樣?」



瑞克:「發生了什麼事?我在哪?松開我!」



南茜(松開他):「你在一間特別的診所,我帶你來這?的,在你痊愈前,

你已經睡了一個星期。」



瑞克:「我睡了一個星期!我的工作怎麼辦?」



南茜:「噢,不用擔心,我對你的老闆說你得了傳染病需要住院,他說你在

這?的工作已經結束了,並且如果你需要,可以休息很長時間。」



瑞克:「你對我做了什麼?我的肚子和睪丸有些疼。」



護士笑了,南茜告訴她自己希望和他單獨待一會,當護士離開房間,南茜回

答了他剛才的問題。



南茜:「近些年,你在所有你去過的地方都玩過很多女人,你完全忽略了我

的存在。你不用否認,我不傻!」



瑞克:「我非常抱歉,南茜,請寬恕我,好嗎?拜托,我們回家再談這個事

情。」



南茜:「噢,不用擔心,親愛的,我完全寬恕了你,我們明天就可以回家,

你已經痊愈了。我們僅僅是固定住你,防止你在愈合過程中傷害到自己。」



瑞克:「什麼?什麼愈合?」



南茜:「就象我之前對你說的,我知道你幹過很多女人,你知道,我曾經爲

你做任何你所要求的事,我願意和你去任何地方,爲你口交,隨你玩哪個洞!我

曾爲你做任何事!而你!你去幹所有的女人,除了我!」



瑞克:「我非常抱歉,我發誓再也不這樣了,拜托,我們回家再談好嗎。」



南茜:「我們一分鍾後就走,但首先,我要告訴你,你爲什麼在這?。」



瑞克:「爲什麼……?」



南茜:「我爲你花了大量的錢,我需要向你解釋一下,你的身體多了一些裝

飾物。第一、在你陰莖根部,我紮緊了回流的血管,這意味著你的那?會一直堅

挺著;第二、你的輸精管被摘除,而且我用一根管子將前列腺直接連接到你的尿

道,這意味著前列液會不斷從你體內滲漏出來;第三、這是花錢最多而且是最複

雜的外科手術,但是它非常完美。」



「我們在你陰莖的神經?安裝了一個電子回路,這將使你靠近龜頭的前半端

完全麻木,不過,作爲你一點點希望,在我的腦子?也裝了一個類似的回路,當

我在你附近時,它能夠和你下面的那個産生中和,令你感覺到那?的存在。」



「不過,我腦子?這個裝置需要我的體溫來供熱,這意味著當我的心跳停止

時你的陰莖前端將永遠麻木,留下的隻是一個一直堅挺,並不停滴漏前列腺液的

物體,你將永遠無法再獲得快感——在除我以外的女人身上。」



瑞克:「不……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南茜(發怒):「是你這樣對我!是你這樣對自己!停止你的抱怨,否則我

會去找個地方度個長假。」



瑞克開始陷入焦慮中,她是對的,他伸手向下已經觸摸到如石頭般堅硬的陰

莖,但那?完全沒有知覺。南茜笑著走近他,他馬上感覺到陰莖傳來刺痛,那?

又恢複了知覺。接著,她退後了幾步,那?重新變得麻木。



南茜:「看,親愛的,它工作的非常出色,現在,穿上衣服回家吧。」



當他們回到家後,南茜爲他寫下規矩。



一、除非我需要,你一個月隻能射精一次。



二、每次你出差必須和我安排的兩個女人做愛,並且每次必須讓她們高潮三

次,如果你還想幹更多的女人,我完全歡迎你可以盡可能享用。



三、這兩個女人會隨時聯系我,如果你每次做愛不能給她們三次以上高潮,

你下個月將會保持擁有一個麻木的陰莖。



四、我會告訴我們的兩個女仆,你在家的時候會完全聽從她們的命令,完成

她們的工作,當她們問我的時候,我會告訴她們有關你的陰莖的事情。如果,她

們告訴我,你沒有聽從她們的命令,不管任何原因,你都會有一個漫長的獨身生

活。



我此刻要外出度假了,因爲我知道這個房子會被照看的很好。



瑞克懇求著她,但她隻是笑著告訴他,他可以向她要求什麼事情,但是不管

做什麼,都是由他自己買單。



南茜:「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會有很多新男朋友,我已經遇到了兩個小夥

子,並且他們對我都很好。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有著比你更大尺寸的陰莖,我不

會因爲你而變成獨身,我在旅行中會認識很多男朋友,我希望你不要介意,如果

你介意,那太糟了。」



「你可以像我這些年一樣,一邊想著我被誰幹,一邊坐在家?等。現在,撅

起你的屁股向女仆報道吧,她們在水池?等著你,我告訴她們,你會很好的打掃

房間並且這將減少她們的薪水,所以不要期待她們的憐憫,記著,無論她們要求

你做什麼,你必須服從。」



「如果你不,你將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獲得快感,並且,你最好穿上個棉

襯墊,我不想讓你不斷滴落的沒用的前列液弄髒你的衣服,現在,工作去!」



南茜按她說的去做,她找出一些小夥子們和她的裸照,並把它放到餐桌上,

並且笑著對瑞克說,如果他喜歡,他隨時可以看他們,看看男人真正的陰莖應該

是什麼樣子。



她還將他們操她時候的照片拿出來,他們用不同的姿勢玩弄她每一個洞眼,

還有些照片,她跪在地上爲他們口交,他們的精液射得她滿臉都是。甚至在一張

照片中,她被八個男孩輪奸,然後把精液射的她全身都是,從頭到腳,她卻對著

鏡頭微笑的舔食手指上的精液,並用嘴爲每個人清潔下身。



瑞克隻能生氣的看著這些照片,在之後的日子,他不再有時間去看,女仆們

讓他幹全部的家務,讓他幾乎沒有喘息的時間,並因此失去了他所有的朋友。



當他出差時,他會遇到由南茜安排好的兩個女人,這使他的日子更難過,她

們有時甚至當著他的面對南茜說謊,南茜則不得不再爲他追加兩個月,她們都知

道他需要什麼,但是,她們在他的饑渴中可以得到樂趣。



他無時無刻的勃起,但是感覺不到任何快感,龜頭從被磨傷到起繭,他都沒

有任何該死的感覺。與此同時,南茜卻充分沈浸在無數根陰莖下,她發現自己喜

歡起吞食精液,她還把每次經曆繪聲繪色的完整的講給瑞克聽,甚至有一次,她

當著瑞克的面給一個乞丐口交,同樣留下照片做紀念。



瑞克現在的生活完完全全是爲了取悅女人,沒有報酬的付出!看上去他可以

取悅任何一個女人,除了南茜!



一段時間後,她甚至忽視了他的存在,不再在乎他去取悅哪些女人,而她則

在無數的陰莖下獲得充分的滿足,並且他完全不能再給她這些感覺。瑞克在過去

的一個月內一次都沒有被允許高潮,而他能做的隻是乞求再乞求。



她回到了家,累的象從地獄中回來一樣,她準備在下次出門前睡上兩天。她

不斷的告訴瑞克她完全離不開更多的陰莖,她覺得他那小尺寸的玩意不再能滿足

她。



她不再和他做愛,甚至碰都不碰他,她爲他做的僅僅是坐在他旁邊,刺激他

獲得高潮,然後從六個月一次,到一年一次。



最後,她親吻了他作爲永久的道別,然後留下他一個人做他的家務。



現在,瑞克鋪好了他的床,他希望自己就此一直睡下去……

【全文完】